談發音辭典與發音問題

KK 二氏在編輯他們的發音辭典時,已經跟大西洋對岸的 Daniel Jones 有所交流,當時 KK 二氏對 DJ 的編輯方向,有些小意見,於是有這樣的意見陳述:

He records the pronunciation of a limited and nearly homogeneous class of people in England in a type of speech identical with that of the editor himself. Our problem has been to record without prejudice or preference several different types of speech used by large bodies of educated and cultivated Americans in widely separated areas and with markedly different backgrounds of tradition and culture. Here let it be emphasized once for all that we have no prejudice whatever either for or against any of these varieties of American speech.

KK 兩位先生想要做的是更全面的調查與紀錄,而我認為他們還指出了一個重點,就是各種發音均應獲得相同的尊重,沒有哪一地的或哪一族群的口音享有特別的禮遇或 重視。寫到這裡,我不得不提醒大家對照台灣這種由上而下的部定模式,很多教育的問題,癥結在方向沒弄對,因此弊端叢生。禁錮的頭腦沒有解放,猶如綁著小腳 喊開放,空有「一綱多本」的教材編輯口號,卻還是在狹小的圈圈裡打轉,學生被教得冥頑不靈,只知尋求標準答案。沒有人告訴我們,偶爾發布的「部定標準發 音」是怎麼來的。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誰有權力教我們怎麼說話才對?怎麼說又錯了?這對錯之間關係著學生考試分數。在這個時代還留存著「車同軌,書同文」 的思想,這個錯就不在某幾個字的讀音而已。持續這樣的運作方式,台灣的中文發音勢必混亂如昔,老師繼續茫然無依,學生依舊任人擺佈,家長照樣無所適從。

台灣的英文教育除了採用過時的 KK 音標之外,還把原創者廣納百川的精神給丟棄了。從中文發音方式的制定模式來看,不難想像英文 K.K. 音標被賦予的專斷屬性。原來應該是描述性觀點的議題,來到台灣變成規範性的規則。前一陣子有新聞報導這樣寫著:

以「自怨自艾」的「艾」為例,委員就認為正確讀音是「一ˋ」,不能因大家都錯讀為「ㄞˋ」,就一直「ㄞˋ」下去。
教育部國語會執秘陳雪玉表示,委員會是從「便利教學」、「日常生活用語」及「口語音讀為主」等三原則,進行一字多音表的修訂;但如「蛤蜊」,修訂版草案仍堅持「ㄍㄜˊㄌㄧˊ」才是正確讀音。
國語會昨天針對草案首度招開公聽會,會中雖有老師認為,友「誼」念四聲ㄧˋ,根本沒有人聽得懂;但國語會表示,在專家說明後,提出異議者也比較能接受了。修訂版預計在今年底公布試用,試用一年後,再修訂成為正式版。

這就是問題的根源,不管廣大語言使用者聽懂不懂,只管關起門來專家說服得了少數異議者?語音不是平常百姓每天生活的溝通工具嗎?怎成了學者研究室裡 的專利產物,讓少數專家壟斷語音決定權?我們沒有在英美的發音辭典裡看到,編輯人員在談對與錯的問題,甚至優與劣的話題也幾乎完全不碰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語言學習, 辭典探討.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3 Responses to 談發音辭典與發音問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