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二○○六台北國際書展

這已經是第十四屆的台北國際書展了,從第一屆在中央圖書館展出開始,雖還不至於每展必到的地步,大部分的場次我還是出席參觀。

老實說倒也不是書展真的很棒,特別是現在網路盛行,區域連鎖大型書店功能齊全,多少減損了書展的吸引力。參觀這樣的展覽,精神層次的滿足大過於實質的意 義。比較遺憾的是,我去台北參觀時間在二月九日,展場大多數角落都已人擠人。看到不錯的書想多翻幾頁,卻有時候無法突破層層的人牆。

掃描過辭典攤位,對我來說,現有的辭典我都已經有了。與書林的幾位先生小姐聊一下,聽聽他們觀察各本辭典的銷售狀況。Pearson Education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Dictionary, 4th Edition, Updated Edition 的新版辭典。我特地帶了數位相機拍攝照片給大家瞧瞧。

我駐足最久的攤位應該算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畢竟他們的書平常難得在台灣看到,或許北部有,但是南部真的少見。名著名譯系列書籍我雖有好幾本藏 書,會場上看到的又更齊全。這一系列的書籍原著含蓋了魯迅、巴金、沈從文,也有林海音與白先勇;譯者則有金介甫(Jeffrey C. Kinkley)、楊憲益、戴乃迭、殷張蘭熙、齊邦媛等等,兩岸三地的一時之選。這些書很值得收藏。

最後我在中大的攤位上買了一本《最新通俗美語詞典》二○○四年的增訂版,對我來說,這是至寶。詞典的編者是喬志高 (高克毅) 與高克永兄弟;呵,我想到了夏濟安與夏志清兄弟,還有英國的H. W. Fowler 與 F. G. Fowler 兄弟。這些兄弟檔都讓我佩服不已。

喬志高的書,我幾乎搜羅殆盡,從早期的《美語新詮》、《聽其言也》,一路而下,到比較後期的《鼠咀集》、《一言難盡》、《言猶在耳》、《總而言之》 等等。總而言之,我都讀過。對喬志高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他出身新聞界,寫的書差不多就是中英雙語的交融與衝突、東方與西方的交會與激盪。

這本《最新通俗美語詞典》,珍貴的就在於此,要找母語人士寫這類的書籍不難找,甚至從一般的英文詞典來查,大多也都查得到。問題是,這本詞典是「喬志高觀點」,一位融會中西文化的學者的觀點。高老以生花妙筆娓娓道來,這許多的詞句因此而生動了。

就以 hair (頭髮) 一項而言,「平頂」、「馬尾巴」、「光頭」、「新納粹」, Hair today, gone tomorrow. hairy; hair-splitting 這些詞,行雲流水串連成一篇文章,字面的、隱含的意義順勢點開,讀來令人拍案擊掌。這與學院派學者做學問做來的很不一樣。

我還買了村上春樹的《東京奇譚集》。嘿,我也趕流行了,真佩服我自己。五篇故事結合成一本書,村上的文字深厚溫暖,寫的是都會鄰里。既然是奇譚,總 有一些奇特之處。故事篇篇都有超現實情節,帶著幾分卡夫卡式的撲朔迷離,是真是假,最後都留給讀者自己去詮釋。從台北回台南的車上,已經讀過大半,隔日再 加把勁,這本奇譚早已讀完。決定給自己一個任務,今年要多讀幾本村上的書。

首善之都總有比較優秀的地方,現在已經不見高分貝的喧囂擾嚷,取而代之的是走動式的看板。不過人多就是一個大問題了,這真的很無奈。今年我買書量最少,不過農曆年前後光從英國、美國 Amazon 買進的書已經是五位數的金額。讀書去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柴米油鹽.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參觀二○○六台北國際書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