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

今年暑假,大學畢業正好滿二十年。同學有人登高一呼,辦同學會,幾個月聯繫下來,四十多人連絡上了。終於在七月二十九日,大家相聚於台中長榮桂冠酒店。

二十年前,南台灣的一群年輕小夥子從成大機械系畢業。如今大家重逢,齊聚一堂。很多同學全家福到齊,大人、小孩用餐閒聊,時間彷彿又回到了二十年前。一群五年級前段班的中年人,身材份量已映襯出各自的社會地位,驚呼讚嘆聲不絕於耳。

為了讓大家說清楚、講明白;該強調的強調,要澄清的澄清。聚會前每個人都已接獲通知,各自準備一場六分鐘的自述,題曰「我的生活美學 ─ 人生的上半場」。葷素不拘、圖文不限;相聲、雜耍各憑本事;當然,要利用現代科技做一場 PowerPoint 現場設備也都沒問題。

我私自估計,我這曲折離奇的「人生上半場」非得一套 PowerPoint 不足以交代清楚。同學陸續到齊之後,沒有人去變性,也沒有人娶了同性伴侶,那麼該是我的轉折最大的了。

同學逐一上場,一個個發表,發現每個人在各自的專業領域都已紮下更穩的根基,可喜可賀。全班四十多人,大概半數以上取得了博士學位,部分回大學校園負起教化下一代的責任,已經有不少人掛上了教授、副教授的頭銜。

在產業界發展的也多已獨當一面、位高權重。求學期間,大家朗朗上口的「錢多事少離家近,睡覺睡到自然醒」,這樣的工作似乎還沒聽到。總是,穩定的期待變化,漂泊的渴望落定;既互相羨慕,又彼此打氣;誠懇中帶著幾分浮誇,嬉鬧間夾雜若干嚴肅。

正如所料,大家安分守己,脫離機械領域的,還是留守理工的範圍。不像我,幾年前一個轉念,即棄武從文,玩起文字。在那之前我可是也有完整的業界資 歷,從黑手到白領,參與過的技術領域絕不比任何人少。設計、研發、行銷各有幾年,半導體、雷射加工與檢測、機器視覺 (machine vision) 也都深入過極長的時間。

記得當時身為雷射系統業務,產品訓練就在中研院原分所 (原子與分子科學研究所) 內進行,美國原廠技術人員來台處理問題,就地進行訓練。學術用的雷射,可以應用在物理、化學、機械、電機、通訊、材料以及更多領域。為了跑那產品的業務, 得常去圖書館,讀教授的論文,看看我那些潛在客戶做哪個領域的研究。

好吧,好漢不提當年勇。現在的我,自己戲稱是游移在科技與人文之間的人。這沒有所謂的對與錯,是我的選擇。有自我興趣的成分,也有自我實現的期許;沒有甚麼是不喜歡的,只有某些是更投入的。如此而已。

我只能說我介紹的東西讓大家覺得很新鮮,語言學、語料庫、辭典學、翻譯,這些東西一個機械工程系畢業的人可能終其一生也難得聽到,更何況親身參與?

那麼,我學過的那些理工內容已經置之高閣了嗎?非也。我在我家鄉的某國立大學育成中心還有個顧問的頭銜,幫碩士、博士研究生看論文、譯論文,以免他們寫的英文不夠好投稿國外出了問題,這當中,機械的相關領域就佔了大半。

人生不就是這樣嗎?創造機會也好,或者在機會來臨時有能力抓得住也是一種本事。人生的上半場,大家過得精采;下半場,期待來日相逢再把酒言歡。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柴米油鹽.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同學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