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百年的 COED,十二版使用心得

COED122011 年八月,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2th edition 發行上市,距離這本辭典第一版誕生,剛好一世紀。走過一世紀的辭典不多,當然值得慶賀。一百年的辭典歷史,猶如人間歡度千禧年。正因這樣的喜慶,更多歷史事蹟得以重現,吸引我們再次回顧。

這本辭典發行出版的形式有三種:單純紙本、單獨光碟,以及比較常見的印刷版附光碟。前兩者價位接近,最完整的紙本加光碟也只比單獨的紙本或光碟多出四到五英鎊而已。雖然紙本辭典我幾乎已沒在使用,由於價差不大,2012 年 12 月買進時,還是買了印刷本加光碟。

這本 COED12 在序言裡就不斷提及百年來的成長軌跡,比較一百年跨距的變化;序言之外,多了一篇九頁的 One hundred years of 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詳細介紹過去百年來的發展史。我也趁此機會,整理一下這段歷史背景,從歷史觀點認識這本 COED,除了能更了解這本詞典之外,也有助於了解其他詞典的相關知識。

1906 年,一位 OUP 助理秘書 Humphrey Milford 寫信給 Henry Watson Fowler,邀請他與其弟 Francis George Fowler 一起幫 OUP 編寫辭典。當時 OUP 的想法是要以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為基礎,編寫一本反映當代語言的小辭典。那一年 OED 才編輯到 M 開頭的字,已編輯完成的部分可直接參考,還沒編輯完成的,則提供原始資料給 Fowlers 兄弟參閱。計畫就這樣開始,直到 1911 年,第一版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誕生,總頁數 1,064。而全套十二冊的 OED 則遲至 1928 年才出齊,大家公認 COD 是 OED 的頭胎親生兒。

辭典是一出版就開始變舊的東西,COD 與 OED 各自修訂最初版本的錯誤,並隨時補充新的文字訊息。1929 年,COD 第二版推出,F. G. Fowler 早在 1918 年辭世,這本 COD2 由 H. W. Fowler 獨力完成。在他 1933 年過世之前,已找好接班人 Herbert George Le Mesurier 接棒後續的版本修訂工作。Le Mesurier 是退休軍官,他從 1933 年二月就扛下新版修訂的工作,並與 H. W. Fowler 密切聯繫,直到該年十二月二六號,H. W. Fowler 過世。

Le Mesurier 對科技詞彙頗有研究。1920 到 1930 年代無線電技術開始應用在廣播,他注意到廣播讓平民百姓大量接觸政治、科學、醫學、外交等等領域的字彙。由 Le Mesurier 主導,兼容 H. W. Fowler 智慧的 COD3 於 1934 年出版。在 1939 年 Le Mesurier 去世前,接棒的 Ernest McIntosh 也已浮出檯面。

二戰帶來衝擊,也帶來一批新字彙,在1951 年四版上市前,1944 年 COD 出版了一本増補本 (addenda),收納這些新字。戰爭造成物資短缺,甚至影響辭典印刷作業,OUP 爭取到足夠紙張才得以順利滿足訂單需求。從四版到 1964 年出版的 COD5,都由 Ernest McIntosh 執掌編輯大權。

1970 年,McIntosh 去世之後,比較大的改變是編輯主導權轉移到 OUP 內部。你可能很難想像,在此之前的一版到五版,每一版都是一到兩個人在自己住處獨力完成,只有文件資料郵寄往返,很少親自現身 OUP 現場。H. W. Fowler 於 1903 年遷居 Guernsey 島之後,偶而去倫敦,卻沒有資料顯示他去過 Oxford。

編輯主導權回歸 OUP 內部的另一考量是 OED 四冊補編本 (Supplement) 正由 R.W. Burchfield 在 OUP 積極進行著,COD 一直以來就是跟隨著 OED 腳步前進,直接參考或資料共用兩種形式兼而有之,這樣安排有其必要。這時候應徵出線的編輯是 John Bradbury Sykes,他是一位物理學家兼技術文件翻譯,熟悉十五種語言,本來在原子能研究機構工作。由他主持的 COD6 在 1976 年出版。

COD6 從標題頁就有不一樣的處理方式,前一版寫的是 “Edited by H. W. Fowler and F. G. Fowler” 接著是 “Adapted from” 或 “Based on The Oxford Dictionary”,再來是 Le Mesurier 與 McIntosh 修訂的注解。六版改寫成 “based on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and its Supplements” 以及 “First edited by H. W. Fowler and F. G. Fowler” 還有 John Sykes 承擔 primary editorial responsibility。這一版把涵蓋範圍擴大到 World English 與科技領域。

1982 年出版的 COD7,也是 Sykes 操刀主持,六版在 1976 年出版後,比較大規模的變革已在醞釀,持穩其基本路線之外,更加積極融入現代世界。Sykes 在七版序言裡提到這一版有極大程度的變化。到了 1990 年的第八版,主持編輯的人是 Robert Allen,從這一版開始,所有辭典內容資料都已電腦化,並導入 SGML 語言格式。四冊 OED 補編本在 1986 年全部完成,也為 COD8 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源。1990 年七月出版的 COD8,到八月底之前已經賣出十七萬本,其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第九版由 Della Thompson 主持編輯工作,出版時間在 1995 年,科技名詞如 Internet、multimedia、cyberspace 都是在這一版收錄進去的。這一版還特別注意複合字的寫法,例如 COD8 裡的 sitting-room,經過查證,在 COD9 裡就寫成 sitting room。

1999 年出版的第十版又是一次大變革,1980 年代開始起飛的數位科技使語言紀錄與分析技術大幅躍進,帶給辭典學新的思考方向。1998 年全新規劃出版的 New 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 (NODE)(這本 NODE 後續修訂時,名稱隨即改成 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 隨即成為 COD 的資料參考源。由於 NODE 編輯過程以語料庫參考為主,這也表示,COD10 已全面以語料庫為基礎編輯而成,告別 Fowlers 原創的文字形式。

2004 年十一版出版時,標題名稱也改成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內容的諸多改變主要是參考 ODE2 而得,主持編輯的 Catherine Soanes 與 Angus Stenvenson 曾參與過 NODE 編輯。這本十一版隨後在 2006 及 2008 出版過小幅修訂的版本。最後來到 2011,滿百年的十二版。後來這幾版編輯人員已不像早期那樣,個人色彩與才華特別顯著,轉而專注在語料庫應用與團隊合作。COED12 主要參考的是 2010 年出版的 ODE3。但在這背後,還有一個二十億字的 Oxford English Corpus。

OUP 也知道 COED12 這樣一本辭典的市場早已涵蓋全世界,但一路走來並沒有把目標讀者設定在 ESL 學習者身上,那是 AS Hornby 以及 OALD 的使命。從 COED12 回顧其歷史傳承,它緊抓著 OED 的腳步前進,以及後來的 ODE,都是英國本土文化的產物。COD 當中的 Concise 一字所代表的是,這本辭典的定義既精簡又精準,一開始藉由 Fowlers 兄弟的巧手完成任務。

有使用英英辭典習慣的人,大部分仍以幾本學習型辭典 (Learner’s Dictionary) 為主,畢竟學習型辭典對學習者親切、呵護備至,又如影隨形。定義撰寫,用字要在控制詞彙限定的二、三千字範圍裡,這要有很多妥協,很多犧牲。大陸有不少辭典用戶主張丟掉學習型辭典,直接採用 non-ESL 辭典,如此才能學到更道地的英文,這說法不是沒有道理。跳脫用字限制的定義寫作比較能符合真實情境,也能展現辭典編輯的撰寫功力,但也挑戰著辭典用戶對英文閱讀的理解能力。

要把 COED12 歸類為 college edition 等級辭典,我不反對。相較於幾本典型大學型辭典,COED12 還是隱約把使用者設定在高階英國讀者。底下我整理這本辭典的特色,其中幾項就反映了此一特質。

動詞沒有標注及物或不及物: 動詞只標 verb (印刷本只有 “v.”),以 float 這字為例,COED12 把全部動詞定義放在 verb 底下,未加任何說明。在 LDOCE5、OALD8 或 MED2 裡,可以看到隨著不同語意分別有 vi、vt 或 intransitive always + adverb/preposition 這樣的注解說明。 如此的精簡,延伸到名詞部分,COED12 裡也不會標注 countable 或 uncountable。

例句極少: MW11 及 CED11 這類辭典裡例句 (或非整句的舉例) 已經非常少,COED12 更少,只在不得不給的時候才會出現。

衍生字收錄豐富: 如 persuade 底下 derivatives 部分就列出 persuadability noun. persudable adjuctive. persuader noun. persuasible adjuctive。assess 詞條底下就有 assessable adjective. assessment noun. assessor noun。大部分收錄的單字,幾乎都有長串的衍生字資料。

字源資料 (origin) 豐富: 常常一詞條底下,衍生字與字源說明兩者內容加起來比定義還多。

COED12 不標注常用度似乎不難理解,這類訊息對 ESL 學習者重要而有價值,但對自己人似乎就顯得多餘。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音標處理態度上,日常生活用字淺顯而易懂的,這本辭典不提供音標,就像這段話的說明:

Pronunciations are not given for ordinary, everyday words such as bake, baby, beach, bewilder, boastful, or budget, since it is assumed that native speakers of English do not, as a rule, have problems with the pronunciation of such words.

COED11 信守原則,印刷版上沒給音標的,光碟就跟著從缺。依我個人目視概略估計,基於這原則而拿掉音標的字,約占總收錄詞條的三分之一。幸好到了 COED12,雖然印刷版音標缺席的比例與前一版相去不遠,但那些少掉音標的詞條,光碟版幾乎都補上了,也提供語音檔。

COED12 某些地方簡略帶過,卻在其他地方詳盡而嚴謹,「使用情境」(Register label) 標示就是這本詞典的強項,光是一個「過時用法」就有三層分類,分別是 dated, archaic, historical,其他如 chiefly North American, chiefly British, formal, informal, Law, Geology, chiefly technical, chiefly Physiology, …。諸如此類標示種類極多,出現的比例也很高。

COED11 出版過三個版本,後面的兩個版本各有小幅修訂。雖然 COED12 序言裡有這樣的宣示:

This twelfth edition has been fully updated and redesigned, and some 400 new entries and 300 new sense have been added since the eleventh.

就算這樣的宣示真實無誤,對一本十多萬詞條的辭典而言,要「發現」定義有增添新資料真的好難。這麼說吧,COED12 總頁數 1,682 頁,依數字算,每四頁多才會發現一個 new entry,每五頁多才會看到一個 new sense,這樣當然會讓人有遍尋不著的感覺。

COED11 光碟我手上有兩個版本,分別是 2004 年的 v1.1 以及 2009 年的 v2.0。一個常見的根本性問題,光碟介面設計新版往往比前一版更不好用,COED11 這兩個版本的差異就是個典型案例。如果你手上有我的書,128 到 129 頁就是在探討這問題。COED12 承襲 2009 年版的 COED11 介面,所以,某些方面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但我也不想全面否定這介面,畢竟 COED12 與 COED11v2 並不完全一樣。

2004 年版的 COED11 知道要將一條一條的定義分行排列,清楚易讀。COED11v2 忘了要這樣做,所以讀起來辛苦。COED12 光碟介面與 COED11v2 相差無幾,都有沒分行的問題,使用者無奈,卻也不知找誰反映。這套介面系統與 OED2v4、SOED6 系出同源,都是以 Haxe 跨平台語言開發,有別於在學習型辭典系統裡稱霸的 IDM 系統。COED12 介面一眼可見的優點是,知道要把最大的區域留給資料顯示使用。所有按鍵功能分列在上下兩側邊緣。如果各位還有印象,LDOCE5、MED2 以及其他幾套,都在視窗畫面上做出大面積的 banner 或其他資料顯示,因而壓縮主要資料顯示區。有些後來已經被看不過去的網友修改過了。

查詢過程中遇到不懂的生字想要「再查詢」,在這套光碟上只須滑鼠左鍵點按一次即可,其他大多數光碟辭典要雙擊才能再查詢。COED12 沒有輸入查詢的容錯功能,譬如你輸入 dape,因為辭典裡沒收錄這字,好幾套光碟辭典會跳出 “Do you mean … ?” 視窗,再給幾個字,如 drape, ape, dope, dupe, … 。不論是記錯或打錯,這功能多少有點補救效果。COED12 並無這種友善的設計,所以不確定拼字的查詢,在這裡可能行不通。

COED12 interface然而,如畫面所示,平常查詢用的 A 欄只提供辭典收錄詞條瀏覽的陽春功能,甚至連空白鍵與短劃 (dash) 都無法接受。所以要查 bean counter,或 user-friendly,或 spacewalk,只能輸入一整串字母,再由查詢結果確認組合字之間是空格,還是 dash,或者根本已經合成一字。位在底下的 B 欄,提供 Find in entry 的功能,這是我很欣賞的查詢捷徑,在定義多片語也多的詞條裡,它可以幫助使用者迅速找到查詢的標的。例如,想查 play down 這片語,可是 play 的定義非常多,即便目視迅速瀏覽,要找到 play down 這片語也要花一些時間。這時候你只要在 Find in entry 欄位裡填入 down,輸入去找,play something down 的片語立即找到。這好用的功能在 OED2v4、SOED6 這些光碟版都有,之前某大陸網友與我修改過的 MED2 也做出來了。每套光碟辭典如果都能設置這功能,學習者將獲益無窮。

我常要提一個概念,紙本辭典資料如何編排,如何放置,直接關係使用者查詢效率。十秒鐘找到資料與二分鐘找到,對辭典使用者的耐心考驗就有很大的差別。資料找尋這話題在光碟版很容易發揮,而且優劣之間常常是一套光碟辭典成敗的關鍵。資料找尋有兩個層次,第一是把使用者想找尋的字詞資訊顯示在畫面上,但假如資料很多,把使用者的視線帶到訊息焦點就是第二層搜尋的重點。從這角度來看,COED12 的表現算是非常優秀的。這些好用的功能可以透過 C 與 D 搜尋框來實現。

舉例講,想找 “sure thing”,直接在 C 或 D 欄處輸入 “sure thing” 再按右側 Find 按鈕,不到一秒鐘就找到了,而且以紅色字體顯示。想找 “as such”“that said” 方法一樣。另外,假如讀到 I have other fish to fry. 這樣的句子想查一查,可以在 C 欄與 D 欄分別輸入 fish 以及 fry,也是一秒鐘不到就找到,如果你無法一眼看到 “fish to fry”,別忘了還有 Find in entry 這功能可用。基本上,C 與 D 兩欄提供的是全文搜尋,分別在兩處輸入的資料還有 AND、OR、NOT 的基礎布林運算可以應用,但這裡的功能只能算是簡易版。在 OED2v4、SOED6 以及其他幾套光碟版辭典,使用者可以縮小搜尋範圍在定義、例句、字源等等地方。不過,COED12 願意把這功能擺在最前面,我覺得已給使用者相當大的方便。

常常,我們覺得英文辭典太多,多到不知道什麼時候要用什麼辭典,也許,有人要問,這本辭典用在什麼地方才恰當。會問這問題的是有概念的學習者,否則更多人可能問的是,這本辭典好不好,值得買嗎?我們很多的想法都是從學習者觀點出發。比較學習型辭典那種親切、如影隨形的句型、搭配用法、文法提示,這本辭典的重點顯然不在這些方面,所以要拿來對照那些特徵,並加以模仿,勢必無法發揮它的優點。這本辭典用在閱讀理解會比較恰當,它不只在閱讀理解的支援上表現優異,最大特色是在定義的寫作風格,查閱時,不只要讀懂它的定義,那樣精簡而詳盡的敘述更可以用欣賞的角度來看待。

這篇文章比較少深入定義內容探討比較,因為我發現光是這樣的主題差不多可以單獨寫一篇文章。有空的話,我再來努力看看。

最後,使用過程發現有個 bug,這裡順便提一下。輸入 “stand” 要查詢竟然無法找對正確的資料,顯示出來的是 St Andrew’s cros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辭典探討.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走過百年的 COED,十二版使用心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