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 2007 年國際書展

像我這樣每年國際書展要南北往返一趟的到底有多少人?出門在凌晨,回家在半夜。平常逛書店的機會已不少,台灣的網路書店近來我也經常光顧,總還是抗拒不了國際書展的誘惑。

選擇在二月二日參觀,主要是開放時間到晚間十點。去年還覺得意猶未盡時,六點到了,我有點不捨地離開。前幾天特地要到一張 VIP貴賓券,總得挑個延長時間的日期,盡情地欣賞才不枉費此行。

進門處就看到排隊人龍,繞了好幾圈,挺嚇人的,前方連記者也擠成一堆搶鏡頭。誰有這魔力,吸引這麼多人?走近一看,原來大師金庸簽名會。這也難怪, 金庸向來讀者群就多的。兩年前有一次在遠流王董辦公室開會,王董座位後方一幅金庸題字,龍飛鳳舞,極為壯觀。難得有國際書展才讓金庸現身,展現風采。

一路逛到書林攤位,看看這特別的場合可有新辭典亮相。攤位內外巡視一番,雖然陳列不少,大多都是熟面孔。主推的產品還是 CALD2 與 MED,以這兩本扮演主力可說是稱職又合宜,最新的 Collins Cobuild 美國版反居配角的地位,或許這樣的安排就是最好的了。培生的攤位也不見新產品上市,我大概已心裡有數,工具書就這個樣子了。

去年意外發現喬志高的《最新通俗美語詞典》算是額外的收穫,今年的驚喜意外將會是哪樣的一本書呢?我一路慢慢地看,不覺有特別的發現。後來逛到了「東販」日文書攤位時,目光掃到了一本 《グレート・ギャツビー》, 這是村上春樹翻譯 Scott Fitzgerald 名著 The Great Gatsby 的譯作,沒想到在這裡看到。再轉眼一看,台幣售價以日幣定價乘 0.3 計算,讓我心裡直呼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外面一般賣日文書的書店都是乘 0.4 計算的。結帳才台幣 258 元。

上個月讀過村上先生的《終於悲哀的外國語》,當中有一段描寫他在美國居住期間,應 Scott Fitzgerald 孫女邀約而去做客,文章裡自然提到了翻譯 The Great Gatsby 的事。其實更早之前,我已在我的 Amazon Japan Wish List 裡列入了這本書,預計下次訂購時買進。這真是個意外的巧合。

逛到了主題廣場,正好陳文茜小姐與兩位先生在講評一本新翻譯的書《天安門》,這是史景遷 (Jonathan D. Spence)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一書的中文譯本。史景遷的中國史相關著作中文譯本我一直很有興趣深入讀讀看,他的書大多由同一位譯者翻譯。我比較不認為那是翻譯,並不是說譯得不好,而是 書籍內容本來談的就是中國的歷史,參酌的史料大概也以中文居多。與其說那是翻譯,寧可說是還原。舉例如下,在《康熙》一書有段詞寫著:

地敞沙平河外天,合圍雉兔日盈千。
籌邊正欲勞筋骨,時控雕弧左右弦。

這段的原文是這樣的:

Open country, flat sand,
Sky beyond the river.
Over a thousand hares daily
Trapped in the hunters’ ring.
Checking the borders,
I’m going to stretch my limbs;
And keep on shooting the carved bow,
Now with my left hand, now my right.

史氏寫的中國史系列書籍價值除了史學的之外,當然文學上的成就也是很多人提過的,而我卻特別看中這當中的翻譯價值。以英文寫中國史會是中翻英的絕佳教材。

書展的二館與三館後來我分別參觀,各自停留不到十分鐘。客氣地說,我是過了欣賞動漫的年齡了,但是心裡不免要懷疑,何不獨立舉辦動漫展覽,而必須勉強與書展掛勾合辦?我不曾參觀過其他國家的國際書展,別的國家也是這樣處理的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柴米油鹽.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參觀 2007 年國際書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