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 say no 的譯者

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多少有種「大樹底下好乘涼」的幸運,我這麼說,也許有人要抗議,因為早出晚歸,從來沒有準時下班過,工作老是做不完。這種 生活我也經歷過,雖然辛苦,年終到了一筆獎金總還是讓人欣慰的。自由譯者可沒這福利,感嘆之餘不要又成了讓人乘涼的大樹,儘管這也算是一種美德。

最近一連接了幾件翻譯案,論文摘要、合約、專利文件,以及技術文件,都是中翻英的案子;領域則涵蓋管理、法律、機械、電子,還有一篇帶有幾分廣告文宣的味道。或許就因為案子重疊,時間緊迫,忙碌的同時讓我多了幾分協商的本錢。

某客戶給稿向來習慣筆書於紙,傳真進來;龍飛鳳舞之外,增刪也不少,線條箭頭穿插夾雜,翻譯之前,還要先看懂。不過老闆有自知之明,傳真之後就是電 話進來,補充說明一番聊表歉意。這補充說明通常還要敘述一下文件的需求背景,有時候是德國客戶如何怎樣的,或者是義大利客戶不明就裡胡亂要求,也有因不及 交貨產生糾紛的,這些商業協商混合著技術討論的文件總是由我包辦,老闆的電話說明,不忘提醒「事情就是這樣啦,內容你就看著辦。」於是這些文件多少融入一 些我的個人色彩,而似乎向來都能使命必達。

我做過的案子,在自己電腦裡存檔留底是我做事的習慣。這習慣竟然讓客戶的習慣給佔了便宜,正當我趕著其他案件時,這位仁兄來湊熱鬧了。這次是要報名 角逐國外的獎項,難得收到他 email 送來報名表,表格上不少問題必須回答。電話裡老闆指示著,「某某文件你那邊有資料吧?你幫我做過的。」「就拿那份文件的某一段剛好可以回答 A1 的問題。」「還有剛剛傳給你的資料,第九頁倒數第三段可以回答 C3 的問題。」… 「你幫我看看,看還缺什麼,告訴我,我再寫中文請你翻譯。」

一連串的交代、吩咐,我腦中頓時一片空白,連原來正在翻譯的思緒都斷了。我不是譯者嗎?怎麼突然好像成了客戶的秘書?也許一直以來我所做的超過一個譯者的職責,讓客戶覺得我太盡職?尤其上次發生「譯者獨憔悴」事件之後,就已決定要謹慎處理與客戶的關係,否則客戶永遠是「大樹底下好乘涼」,譯者卻老是要「種樹給人乘涼」,如果這樣一件案子還以字計價,我註定又要再憔悴一次。

幾個小時之後的電話聯繫,我堅持了一些原則,資料存檔整理的工作是客戶的責任,客戶要自己來,請秘書或工讀生,那是客戶自己的事情。給我翻譯的案件 要清清楚楚,整理到一個 Word 檔案裡,或者我的底線是傳真的手寫稿也行,我拿到的文件從第一個字翻譯到最後一個字然後送回,全案結束。如果要我看這個、整理那個,那麼改為包案計價,先報價再說。
因為我忙,剛好有充分理由可以堅持這樣的做法,也順利達成我的要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有話說, 譯事異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懂得 say no 的譯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