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心得

107「良藥」與「苦口」是否一定是並存的?這問題最近讓我思考很久;另一方面,「糖衣」所包覆的也可能是「毒藥」!

近幾個月來,我以辭典為主題,在幾所大學院校裡演講。尤其十一月四日成大那場,讓我印象深刻。畢竟是自己畢業的母校,難免有近鄉情怯的感觸。主辦單 位的號召力讓我佩服,一百多人的會場塞得滿滿,還有幾位坐在走道上。也許「機械系畢業校友」與「英文學習」這樣強烈的對比本身就是一種號召?

不可否認,詞典是個單調的主題。學習英文的人很多,非常多,幾乎是全民運動,可是願意花時間探討學習工具的人不多。最普遍的想法是,「找一本最好的詞典用就夠了」。電子產業進步所帶動流行的攜帶型電子詞典,現在更是人手一機,說這是主流的參考工具一點都不為過。

前幾個月,因工作上的需要,我面試過一些人。我會問一個關鍵的問題「你如何用詞典?」面試者的回答,與我手上的考試成績幾乎完全一致,沒有例外。我 的考試很簡單,一題中翻英,一題英翻中。其實,我最想考的是 ── 作文,一道題就夠了。我的考試向來允許自由使用詞典,就像實際的工作現場,工具書是必備的武器。

單調的主題如何變得生動?苦口的良藥如何包上糖衣?這是我的考驗。幾場演講,我大多由上而下,從辭典的分類、學習型辭典的特色、光碟辭典的好處等主題一路 談下來。最後會有一些實際應用,展示詞典解決問題的強大功能。成大那一場,大致還是遵循這樣的架構進行。觀察現場的反應,我逐漸調整演講的主軸。特別是 rollick 的回應,讓我決定大幅修改演講的進行方式。

十一月十二日這一場,聽講者是文藻翻譯系學生。我改以問題探討為主,選了 Malcolm Gladwell 的著作 The Tipping Point,及其中文譯本《引爆趨勢》,列舉當中一些比較有討論空間的字句,與大家一起探討。另外也舉我做論文中翻英審稿的例子。過程中展示了辭典對一些 字詞的解釋,看過這些解釋,再看譯文,我認為要傳達的觀念已經完整呈現。關於辭典的分類、學習型辭典的特質我簡單帶過;英文解釋英文對原文理解的幫助,以 及光碟辭典的方便與效率就在我查詢的過程中逐一展示,不用我多加註解。辭典這種既像配角又似主角的雙重角色應可忠實表現出來。

許多查詢情況單一次的查詢是不夠的,經常從辭典開始,接著進入 thesaurus,再回到辭典,或者開啟 college edition 及其他更多辭典。這一步接著一步的轉換,經驗常常是判斷的關鍵。兩個小時的演講,能傳達的其實不多。英文寫作對辭典的需求更迫切也更複雜,這絕非三言兩語 可以完整描述。同學問到如何理出個方法,可以照著做,迅速找到答案。但困難的是,問題的本質千奇百怪,如何能整理出原則?選字、用字、理解、俚俗、正式與 非正式、字詞辨正、語感等等,該要關照的層面太多了。

辭典是良藥,卻經常是苦口的。掌握辭典使用訣竅,並且親近辭典,可以從基礎改善學習者的學習體質。這道理簡單,卻不容易實行。

最後,對於這些用心幫同學找方法,辦活動的老師,我想藉此表達最高的敬意。我不是名嘴、也沒有亮麗的頭銜。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臭老九書生,只因為愛讀 書,收藏研究辭典,卻登上大學講堂,與眾多學子精英分享個人讀書經驗。我感恩,也慶幸這個錯亂混雜的學習市場,仍然有這樣優質的好老師。大家在各階段的幫 忙,才能讓這個以辭典為主題的學習方法更廣為人知。

謝謝你們,辛苦了!
相關閱讀:
辭典使用的教育問題
辭典選用的基本觀念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有話說.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演講心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