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樣的考試?

教育部將在今年十二月舉辦「中英文翻譯能力檢定考試」,看過相關資料,發現筆譯考試 (英譯中或中譯英皆然) 的規則裡有這樣的條文:「考生得攜帶紙本辭典一本,不得攜帶其他參考資料或電子工具。」這規定叫人啼笑皆非。

以前,規定不准帶字典;是因為被批評了,才讓步?「好,就讓你帶一本,不過,只可以用紙本的辭典。」不知道有多少高手翻譯不必依賴辭典,或說,只靠一本辭 典就足夠。又不懂,不使用紙本辭典犯了什麼罪?這規定用意何在?令人費解。基本上,考試單位已經把工具書分成了「紙本」與「非紙本」。然而,獨尊「紙本」 的理由何在?

原來,我苦口婆心用力推廣的光碟辭典也在禁止之列?我不得不懷疑,一個最根本的理由:「考試委員們並不理解工具書的發展現況?」

我從沒想過參加這樣的考試,所以不以為忤。只是覺得這樣規定,要考出什麼來呢?年初,我在徵聘助理編輯時,要應試者把自己常用的辭典帶來,數量不 限,形式不拘;如有需要,歡迎上網查詢。辦公室裡的電腦隨時可用。只要在規定時間內把該處理的問題處理好就可以。我的考題,一題英翻中,一題中翻英。

我需要能幹的助理,我的目的不是幫來者打分數。分數高卻不能用的人,我們都見過不少。出現這樣的結果,該被譴責的是考試單位。考試逐漸與學習者的速 成心態趨於一致。應考者多了,為方便考試進行,考慮閱卷的效率,所以出選擇題,再用電腦閱卷。考試的鑑別度不佳,要檢討的是出題者,是整個考試制度。翻譯 考試限制參考工具的使用,多少也是基於這個齊頭式平等的考量吧?

從事翻譯工作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呢?如何設計考試,以找出合格者呢?恐怕要知道翻譯人員需求在哪裡,才能設計出適當的考試。我很清楚的是,翻譯不能靠 記憶。記憶力好固然可喜,但是,放到整個運作流程來看,那不過是一項微不足道的優勢。我看過不少人因為太相信自己的記憶,缺乏查證,因而犯錯。

考記憶,是最沒價值的考試方式。會與不會只在翻書與否之間,只在上網與否之隔。兩秒鐘可查到的資料,何故辛苦記憶?人腦還有更多值得做的事情,浪費在記憶,太可惜了。翻譯考試,或其他考試,該要好好設計考題,考出真正的實力。

假如,翻譯考試允許所有辭典及參考工具,這樣好嗎?我個人舉雙手贊成。不公平嗎?我覺得不會。畢竟從事翻譯的人是隨時與工具書為伍的,那是現實。在 這樣真實的工作環境裡作業,順暢而自然,何故安排一個考試,只能攜帶一本紙本辭典?我的猜想是,完全禁用辭典說不過去,只好開放一本,這樣做還是為德不 卒,只想杜悠悠之口。

更何況,翻譯的另一項關鍵技巧是查資料,這與個案的領域別緊密連結。實務上,上網、查百科全書的技巧非常重要,這項技能又如何藉由考試得到驗證?據我所瞭解,翻譯考試長期以來無法像全民英檢那樣說做就做,領域別專業知識的牽絆絕對是個重大因素。

考試規定如何產生,不得而知。這一次的考試規定讓人覺得「不食人間煙火」,與現實格格不入。期待未來制定考試規則的人擁有足夠的翻譯經驗,甚至親身 經歷過審查翻譯稿的痛苦。這樣,也許比較能設計出合理的考試辦法。當然,我還要說:「拜託拜託,麻煩注意一下辭典的生態吧,都什麼時代了!」

延伸閱讀:台灣翻譯界需要的是什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譯事異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這是什麼樣的考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