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翻譯界需要的是什麼?

前一篇文章我提出對「翻譯能力檢定考試」做法上的一些質疑,只不過想客觀地檢視考試與現實作業的落差。考試不夠逼真,如何考出實力?有問題的過程,自然產出不可靠的結果。

對翻譯能力檢定考試的觀察角度可以分成兩個方向,如果考試及格只是給張證書,回家留念,那麼天下太平。萬一,這考試哪天成了譯者能否接案的資格關卡,那才是爭議的開端。即便法律無法明訂,公家機關還是可能在外包案件時列為條件。

長久以來,我們有各式各樣的考試,總括而言,就是文憑制度的延伸。我的年代,大學錄取率只有大約三成,大學畢業當然不簡單,畢業證書價值不斐。時至今日,人人有獎,畢業證書一文不值也不是什麼新聞。所以,證照又成了另一波追逐的焦點。

以考試篩選人才儘管古往今來盡皆如此,殘留的問題也一樣代代相傳。考試,只是一道關卡,任何人都知道,拼過了就過了,過了以後身分不同、待遇殊途。 我們在新聞媒體上都看過,公家機關、國營事業招考人員時的盛況,應考人員面對記者毫不諱言,他們就是來通過這道關卡,擠進窄門搶個鐵飯碗以後高枕無憂。所 以,我們看見過關後的人日趨下流,怠惰傲慢也不必覺得奇怪。

假如翻譯人才也這樣比照辦理,會是怎樣的結果呢?我們從一些跡象來探討看看。過去一年多來,我有些翻譯案件外包處理,大部分是中翻英。翻譯先試譯, 這是必然的程序。譯者為了接案,拼了命在三五百字的試譯上盡力表現。案子真正接下來後,情況就不是那樣。有好幾次,我審稿審到最後,乾脆自己重做後面一大 半。審別人的譯稿比自己翻譯更累。

這是人性,批判也是枉然。考試這種一次性的檢驗,又能篩選出什麼樣的人才?況且,考試時的運氣成分有時候又無可避免地影響一些人的表現。過去有人提議,應考人員要有選擇性作答的機制,也就是類似出五題,選兩題作答的方式。目前應該還沒有採用這麼開明的做法吧?

培養翻譯人才目的何在?簡單來講,就是希望翻譯作品品質可以提升。找人才、培養人才只是過程,是手段,不是最終目的。然而,讓人不解的是,翻譯作品 最終流通的書市,卻始終缺乏完善的把關系統。翻譯書是市場的大宗主流,無論各種領域,翻譯書幾乎全面佔領市場。而我們卻沒有一套翻譯評論機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譯事異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台灣翻譯界需要的是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