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翻譯界需要的是什麼?

幾年前 Stephen King 的 On Writing 一書,中文譯本名為 《談寫作》,在幾年內由三組譯者重譯了三次,甚至到了第三次譯本出現時,還註解提醒消費者,如果手上有第二版,附五十元寄回可以換取新版一本。這不就等於 自己承認前兩版都是不及格的翻譯?但是這些省思可曾出現過?到了第三譯本就及格了嗎?我不覺得,而且似乎與我有相同看法的另有人在。 讀者到底被尊重了,還是被愚弄了?

現在當紅暢銷的 《暮光之城》,也有不少嚴重的翻譯問題,不是照樣暢銷?又有多少人知道問題?消費者花錢買書,得到的又是什麼?朋友笑稱,這樣又何妨?即使把悲劇收場翻譯成喜劇結局又怎樣,讀者不就是看故事,高興就好。難道這是另一種無言的抗議嗎?

期待從體制內自發產生評核機制幾乎是不可能的。國內翻譯界多半近親繁殖,承襲了類似的學習經驗。談到批評,難免刀光劍影、煙硝四起,有識者豈敢輕易嘗試?一不小心,誤殺同門,徒増困擾。在事不關己的心態下,體制內不太可能做出大義滅親的動作。

批評制度如能上軌道,翻譯書的生態比較有可能知所警惕,從翻譯到審稿,從審稿到校對、出版也才比較有可能謹慎把關,自我節制。有這些把關的動作出現,人才自然出現,甚至不適任的譯者也能知所進退,及早轉行;好的譯者也能因此得到更多尊重。

但是,這可行嗎?之前「翻譯工作坊」裡,有幾位 學者用心寫了數十篇譯評,也開設討論區讓大家討論翻譯問題。後來有一次機會,我與工作坊的主持人之一,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王道還教授聊起翻譯的問題。 果然,當烏鴉要有心理準備,要能耐得住千夫所指,要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與勇氣。出版社、譯者,甚至學界會群起而攻之。

考試是一次性的評審方式,批評制度是常設的把關機制。哪一種比較能達到提升翻譯品質的功效,大家不妨想想。我認為不會沒有人知道,卻也同時沒人覺得有必要犯眾怒。教書的照樣教書,譯者繼續為幾毛幾分與出版社計較。

我個人對翻譯能力檢定如何考其實沒意見,因為我根本就懷疑這種考試的存在價值。靠著考試要培養翻譯人才,這樣的想法未免過度天真。與其投入時間、金錢、人力去思考如何考試,不如花些時間去研究如何建立一套完整的翻譯批評制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譯事異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台灣翻譯界需要的是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