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典的美麗與哀愁

西元 1476 年,William Caxton 引印刷術進英國,在英文語言發展史是個關鍵年代,從此以後,文字篇章得以大量產製廣泛流傳。為了形諸文字源遠流長,於是而有標準書寫系統、標準拼音的要求。印刷術引進之前,文書傳遞靠的是抄寫員逐字耕耘,通訊系統極度原始的社會,以訛傳訛或地區性的文字書寫毫無疑問各據一方。

五百多年來,印刷術陪伴人類走過文明發展的精華時期,西方兩次工業革命,中國從明朝到今日。彙整文字資訊的辭典也藉由印刷的方式得以留存與流傳。近十幾年,電腦及網路科技重新定義了辭典編輯、發行,及其使用方式。我們躬逢其盛,目睹鉅變次第發生,光碟辭典的功能與效率已經在這個部落格談過無數次。用電腦查辭典這樣的絕妙組合正是科技與人文搭配的完美示範。

如要查辭典,情況許可,我儘量在電腦上查詢,那樣的效率與功能緊扣著我,使我不想回頭一頁一頁翻辭典。所以我在家用桌上型電腦,外出用筆電,並期待著這樣的發展更深化,技術更高超。我甚至想動手整理出一套 Windows 版的辭典夢幻介面,發表到國際期刊提供開發商參考。百多年的辭典發展,終於在電腦沃土裡結出漂亮的果實。

然而,看似完美的組合卻隱藏了些許警訊,觀察近一年來的發展,我有一些新看法。光碟在肉眼底下是無意義的塑膠片,裡頭的資料人眼無法解讀。它必須安裝進電腦才有意義,完整的功能也才得以發揮。很幸運地,Windows XP 在電腦發展歷史上是難得的長壽系統,上市至今超過十年,剛好讓我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安穩使用光碟辭典。Vista 以及後續的 Windows 7 雖還不至於完全不相容,但只要效率不高,或需要修修改改,又或出現無法解決的亂碼顯示,都是遺憾。麥金塔系列作業系統我未曾用過,光碟辭典開發商是否為麥金塔用戶提供完美的產品與服務,我無從得知,這裡就不多談。

美好的事物常常是留不住的,尤其科技的進步不斷在昭告世人,沒有任何東西該具有永遠的價值,十年長壽的 XP 不過是瞬息萬變發展裡的一個意外。既然變化是唯一不變的道理,如何能掌握最新最好的方法?特別是我關心的辭典應用,下一步會在哪裡重新找到沃土?也許,最壞的打算,回歸印刷版,重拾書香的樂趣?我的確有這樣想過。然而,這麼卑微的夢想恐怕已難再實現。OED 印刷版早已不再發行,《大英百科全書》 走過 244 年歷史,也在今年三月十四日吹起熄燈號停止發行印刷版。如果說,那是大部頭工具書才有的危機,我們可能太樂觀了。

過去幾年,從南台灣開始,我發現各大書局的辭典櫃逐漸稀疏,騰出的空間納入的是其他各類學習書。接著我又發現,連台北市最有文化氣息的學區地帶,書店也不再陳列太多辭典。直到最近,在與國外辭典出版公司互動的信件裡得到比較明確的訊息,已有主流辭典考慮停止發行紙本或 Windows 版,直接往平板電腦與網站發展。去年十一月,AHD5 出版時已透露些許訊息,這個版本只有紙版以及給 iOS/Android 手機與平板電腦使用的行動版,沒有可以在 Windows 上執行的版本。

前年十月我開始使用 iPhone 4 之後寫過一篇文章,探討這方面的市場轉移。月初,我買了第三代 iPad,更加延伸平板電腦上使用辭典的經驗。就大部分的一般需求來看,平板電腦無疑已超越其他任何形式的辭典,更不用說印刷版。紙本辭典的消失退位,無論從科技潮流或商業運作效率來看,已是必然的結果。

這轉變是好的嗎?會帶來什麼衝擊呢?過去一年,行動版辭典市場熱絡,舊版更新,新版上市,數量已超越光碟版,市場蓬勃發展同時也帶來不少亂象。前年我依 Macmillan 推薦,買了由 DW Education Group 開發的 iOS 版 MED2,不料 MED2 一系列行動版辭典在今年四月宣告停止開發,並從 iTunes Store 下架。我想在 new iPad 上安裝,已無法取得 iPad 的版本,只能將就著把備份在硬碟裡的 iPhone 版安裝上去,在大面板中央的小區域勉強使用,或者以硬體放大顯示的方式擴大面積,忍受粗糙的顯示品質。另一家軟體公司 WordWeb Software 開發的 NOAD2 與 ODE2,也一樣停止開發並下架。

這幾套辭典 app 都是我付費買的,廠商不再經營,使用者只能將就著用,靜待 iOS 不斷更新,直到完全無法相容,放棄使用。可是我們買過的紙本辭典沒有這問題,它會一直存在。圖書館裡一櫃櫃的書都安安穩穩在那裡,等著讀者翻閱汲取資訊。它們不會憑空消失。

三月七號,我的 iPhone 4 收到通知 The Chambers Dictionary 有更新版,我讓系統下載更新,全自動的過程,下載安裝毫不費力,隨後我啟動使用。哇!更新完竟從第十一版變成第十二版,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可是,喜悅的心情持續不到一分鐘,我擔心起來了,納悶著原來的十一版哪裡去了?我計算著免費更新的同時,等於也丟掉一冊 The Chambers Dictionary, 11th edition,除非我再去買紙版,否則那本辭典就此從我的辭典收藏名單裡消失無蹤。這個免費更新的代價值多少?我一向喜歡追求最新版本的辭典沒錯,但從來也沒這樣不計代價,毫不思索棄舊迎新。All editions of LDOCE

我開始對新科技產生焦慮,擔心新科技帶領它的從眾只看當下,並且斬斷過去的歷史。當我們失去向歷史學習的機會時,過去發生的災難就會不斷上演。十幾年光碟辭典發展過程好多的重蹈覆轍已歷歷可見,辭典學研究甚至還來不及形成共識留下紀錄,我們已經又要開拔往下一站前進。愈高深的科技往往把問題埋得愈深,就像基改食品對人類是福是禍,更不容易說得清楚。

另一個令我擔心的問題是,科技再進步只會擴大城鄉、貧富取用資源的差距。以前只要少許經費買些書、辭典,就可以造福不少弱勢學生。假如紙本辭典被行動版取代了呢?要買多少台 iPad 以及安裝在 iPad 內的辭典;又要多少人去教導使用技巧?多少維護人力?使用年限到了,還要花多少錢重購更新?

Windows 系統在平板電腦及智慧型手機潮流衝擊之下,預計下半年推出 Windows 8,這一新版的使用模式早在網路上大量流傳,在這新平台上辭典的購買與使用方式應該與現在 Apple 以及 Android 的方法接近。愈大幅度的變化就表示愈低的相容性,過去我花幾百美元買的 OED2v4、SOED6 光碟,幾乎不可能直接在 Windows 8 的系統上執行。辭典出版公司如何因應這樣的世代轉移?如何提供完善的升級方案給客戶?這將是未來一、二年值得好好觀察的大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辭典探討.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4 Responses to 辭典的美麗與哀愁

Comments are closed.